在线客服
客服热线
0319-3661078
客服组:
在线客服
QQ:
QQ:
QQ:
QQ:
QQ:
服务时间:
8:00 - 19:00

微信公众号:

 

邢台市桥西区燕云台31楼底商 

邢台县龙宫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  冀ICP备09005808号-1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 保定

邢台九龙峡

 

 

办事处地址:

 

微信公众号

景区动态

 

走进九龙峡

 

手机官网二维码

PLAY RAIDERS

——    游玩攻略    ——

PLAY RAIDERS

——    游玩攻略    ——

小凉河笔记——为山水命名

浏览量
“给每一座山每一条河,取一个温暖的名字。”——诗人海子的著名诗句。与九龙峡管理区老总行走在山水之间,他极其小心地征询我:如果这个小景区需要取一个名字,应该取什么?每次,我都瞠目结舌,那些诗经楚辞乐府曲牌的国学家底全都沉入死海,捉肘见襟,惭死不如。开始想念海子,暗祈海子复活,但几次下来,却发现,不光是我一人,包含你,如何韬光养晦,以怎样的识见,才能够给山水命名!这些山,这些水,在此万年,它们深含的大经典、大隐秘你怎样才能识透?从尔清晰叫出本相的名字?每个人!我们实在不应该自信有如此海涵。不然,堂堂北京大学,一众学者,当湖水澄碧,静塔倒影,最终未名,“未名湖”成为最好。在峡门关,红砂岩通天蔽日,峡外青山悠深。忽一处峡岩,被我征住了,昂首翘臂,目仰远天。走在前边的老总见我状态,对我说,这个山岩我知道名字,当地人叫它“天灯”。——天灯?天灯!在岩胸处,正有一处凹洞,岩顶积水沉入,长年积出墨绿,似黑,而走出岩石远了,回首,正是一盏弱弱的灯,佛灯,照见一路慈航。我为此景沉迷,更为此名惊叹。九龙峡中大的瀑布有四条,最大的老龙潭瀑布是千古而名,它附着流传千年的传说而泻玉溅银。在龙门关往上一段,有一条双瀑布,比较奇特,众水急湍,从百米高处迭落而下,一流略青,一流呈白,看标记名字为“双龙瀑”,那天是与一众邯郸来的青年男女游人一起的,他们纷纷驻足,要重新命名这个瀑布,有说叫情侣瀑的,有说叫天地瀑的,有说叫阴阳瀑的,一时哗然。后面来了一个老道式汉子,大家征询,他慢慢起语,应该叫艮兑瀑。一时众人哄起。细看,那双瀑,正睥睨庸众,自顾自己。我们是多么无能,这个时刻,这种时刻。而我,起初还嫌求名者太心急,山水命名如此大事,还不得给我一个创作时间?打了腹稿,誊清报审,再改数遍,勉强通过。我早已习惯了这个流程,三校三审,哪里能含糊!但不久,在九龙峡的日子里,我开始显出自己的酸腐。智者,是文殊的赋予,一看就洞晓分明,开口便金玉良言。自己老实承认道行太浅而已。但还是不久,我更加矛盾了,千万年造化钟神秀的山水,一瞬便能识得?没有这样的一例!观世音,至今天还在详观世间啊!问佛,不着相,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。天地大山水,太行九龙峡。在山水间行走,需要前行者的积聚,像岩顶上的积水,有胸怀积成墨绿,才能成天灯,照见远方。在神灵间修行,需要阴阳相得益彰,得天时地利人和,方可清白并行,终善幸福。我积着无数心思,是等着我发现的山水。它们等着我,亲切地,叫出它们的本名。
360°全景展示
景点介绍
相关视频
“给每一座山每一条河,取一个温暖的名字。”——诗人海子的著名诗句。与九龙峡管理区老总行走在山水之间,他极其小心地征询我:如果这个小景区需要取一个名字,应该取什么?
每次,我都瞠目结舌,那些诗经楚辞乐府曲牌的国学家底全都沉入死海,捉肘见襟,惭死不如。开始想念海子,暗祈海子复活,但几次下来,却发现,不光是我一人,包含你,如何韬光养晦,以怎样的识见,才能够给山水命名!这些山,这些水,在此万年,它们深含的大经典、大隐秘你怎样才能识透?从尔清晰叫出本相的名字?
每个人!我们实在不应该自信有如此海涵。
不然,堂堂北京大学,一众学者,当湖水澄碧,静塔倒影,最终未名,“未名湖”成为最好。
在峡门关,红砂岩通天蔽日,峡外青山悠深。忽一处峡岩,被我征住了,昂首翘臂,目仰远天。走在前边的老总见我状态,对我说,这个山岩我知道名字,当地人叫它“天灯”。——天灯?天灯!在岩胸处,正有一处凹洞,岩顶积水沉入,长年积出墨绿,似黑,而走出岩石远了,回首,正是一盏弱弱的灯,佛灯,照见一路慈航。
我为此景沉迷,更为此名惊叹。
九龙峡中大的瀑布有四条,最大的老龙潭瀑布是千古而名,它附着流传千年的传说而泻玉溅银。在龙门关往上一段,有一条双瀑布,比较奇特,众水急湍,从百米高处迭落而下,一流略青,一流呈白,看标记名字为“双龙瀑”,那天是与一众邯郸来的青年男女游人一起的,他们纷纷驻足,要重新命名这个瀑布,有说叫情侣瀑的,有说叫天地瀑的,有说叫阴阳瀑的,一时哗然。后面来了一个老道式汉子,大家征询,他慢慢起语,应该叫艮兑瀑。一时众人哄起。
细看,那双瀑,正睥睨庸众,自顾自己。
我们是多么无能,这个时刻,这种时刻。
而我,起初还嫌求名者太心急,山水命名如此大事,还不得给我一个创作时间?打了腹稿,誊清报审,再改数遍,勉强通过。我早已习惯了这个流程,三校三审,哪里能含糊!
但不久,在九龙峡的日子里,我开始显出自己的酸腐。智者,是文殊的赋予,一看就洞晓分明,开口便金玉良言。自己老实承认道行太浅而已。
但还是不久,我更加矛盾了,千万年造化钟神秀的山水,一瞬便能识得?没有这样的一例!观世音,至今天还在详观世间啊!问佛,不着相,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。
天地大山水,太行九龙峡。在山水间行走,需要前行者的积聚,像岩顶上的积水,有胸怀积成墨绿,才能成天灯,照见远方。在神灵间修行,需要阴阳相得益彰,得天时地利人和,方可清白并行,终善幸福。
我积着无数心思,是等着我发现的山水。它们等着我,亲切地,叫出它们的本名。
 
下一篇